某些对佛教误解之更正

 

易相乾博士,世界宗教研究院教授,旧金山州立大学哲学系教师

 

印度教与佛教之以比较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在历史上,释迦牟尼佛否认印度僧侣阶级婆罗门的神权。他设立了归依三宝(佛、法、僧)的体制。僧人代表三宝,同时也是在家佛教徒的老师。他还建立了悟道大师的承传,被印可的大师就可以将正法传授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佛也批评印度教的洗礼、苦行等仪式。然而他也设置了一些仪式,以作为内心真性探索历程的辅助手段。佛陀无意设立一个充满宗教教条与形而上学条例的宗教。他只是要给人们切实的指导以使他们永远离苦。着名的毒箭比喻就是来说明这一原则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佛并非是反传统的,只是他不会因是传统就加以相信。他说人们应接受真理,而不论其被发现於何处,也应舍弃非真理的东西。以上提到的承传,也是一种使佛所发现的真理不失去的保证。

 

佛鼓励任何阶层的人,无论男女,都努力在这一生证悟。佛不否认超自然现象,他明确表示了天人,神,鬼和魔的存在。他说神通是可以修成功的,所有证悟的人都俱备。然而他不主张去祭拜神等众生,更呵斥算命、非出自善因由的现神通行径。

 

大乘、小乘与长老派之比较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最初大乘、小乘并非相互分离的教派,他们在动机与目的上有所不同,而这都在於个人之选择。他们共同生活共同修行。由於彼此差异而分化成不同的教派的过程,经历了许多个世纪。最後大乘、小乘又传到了不同的地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长老派佛教,流行於锡兰和东南亚的大部份地区。称之为小乘是不当的,因为最初小乘是指个人的行为,而非佛教教派。後来它被误用,带偏见地来形容长老派佛教,亦称为南传佛教。大乘有时亦称为北传佛教,因为它流布於中国,朝鲜,日本和西藏地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那麽他们目的上的差异何在?小乘行者的目的是断我执,成阿罗汉,了生死。虽然. 修道时阿罗汉亦广泛利益众人,可由於其生已尽,这一利益过程会告终止。大乘行者不视阿罗汉为终极目标,修菩萨道以求佛果。 佛的智慧与慈悲均已圆满(阿罗汉的智慧有局限亦不圆满)为了度众生,菩萨自愿投生。证佛果不仅要证到我空,还要法空,这里法包括心理、物理世界的全部。空乃佛教术语,指任何人、事、概念都不实,无常,无自性。大意是说人与法均无真实自体。以上是大小乘的主要差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大乘各派均接受长老派的全部经典,可长老派不接受大乘经,亦不承认方广经中对菩萨及它方佛的讲法。长老派所说的基本上是历史上的释迦牟尼佛,而相形之下,大乘对其他佛较为注重。这些佛涉及无限久远的过去和其他世界。而在长老派的经典中也说到过比释迦牟尼佛更早的佛,其他世界的佛,与菩萨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乘比长老派注重慈悲,主张将之普及一切。大乘还要追求更高的智慧----佛的智慧。

 

大乘与长老派之进一步评价

 

       西方学者常依西方的历史社会进化观点来分析大乘、小乘、长老派与更早期的派别。 依佛教观点看,这种方法没有甚麽意义(大小乘确实是随历史、社会而演化的,不过从佛教观点看,这不是问题的中心。)佛教强调证悟与达到诸多证悟层次的不同途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有些西方学者误以为大乘基本上是在家人的宗教,而长老派基本上是出家人的宗教。两派其实都有坚实的寺院修持做基础,其戒规几乎是完全相同的。没有出家人的大乘教派,只是近来的、非典型的发展,其基础往往是文化与历史的,而非基本教义的。在大乘与长老派中,在家众的地位都是重要而明确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大乘与长老派都很少用分别智识。虽然修道上,理性思考有其价值,但它本身不能使人开悟。而直到最近,佛教逻辑学一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大乘与长老派的宇宙观很相似。大乘经典中对菩萨与佛法界的描述,细致入微。大乘佛教中,佛不是救世主。有的佛教教派提到自力与它力。依佛教的道理,这种区别终究是不成立的,因为自他的差异就属虚妄。同样祈祷与禅修也无法明确划分。虽然大乘中佛菩萨的加持决非形式,佛教徒并不将佛菩萨视为是与自己分离的。重从根本上讲,佛菩萨来自佛教徒的真心。大乘与长老派都不认为觉悟全凭他人。如果佛能让人觉悟,他恐已经让所有众生觉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