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具种族性?

 

原刊载〈金刚菩提海月刊〉

 

易象乾博士

 

吕黛丽 中译

 

「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,Φ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?」 --六祖惠能大师

 

现今这个时代,人们逐渐意识到没有一种令人满意的全球性文化。虽说世界已经缩小成了一个地球村,然而唯一共同的文化,仅是以贪念为基础的世界经济活动,不断地强化人对眼前短暂的欲望去追求满足。因为这种模式无法让人感到生命有意义,有尊严,因此人们展开了广泛的寻根活动,回头检视各个不同种族的源头,期望从中寻回失落的人生意义。绝大多数的文化都拥有仍可因应现代社会需要的,有价值的传统智慧;遗憾的是,这种纯属某一民族的文化,有其负面的特质,因为它是建立在一种族优越感上:「我们是被捡选的,最优越的;其他的国家或种族,都不过是群野蛮人。」

 

这项重要的趋势非但对世俗社会造成影响,它甚至成了现代佛教组成的一个重要因素。目前有许多的佛教机构,其主要功能,便是满足会员们对某种独特传统教派的认同感。许多这类型的组织,为了寻求不同於现代社会、专属於某种传统的精神慰藉,会导致一种「将婴儿跟着洗澡水一起泼出去」的现象。他们的佛法,成为特定族群的佛法,佛法的精神大失,甚至根本就不是佛法了。因此,目前我们可以看到各自为政,按照特定族群或不同国家所发展出来的佛教。

 

近年来,一些後现代运动的学者们一再主张所谓的「族群佛教」,他们否认佛法可以超越某种特殊社会历史背景(而可以)以心传心;他们不相信「真理」或「法」是可以代代相传,跨国相传,甚至跨越文化而相传递。换言之,这些学者们所教的佛法,是一种多元化的法--完全没有整体性的次第及条理,而是那种为了适应特殊的时间、地域及风俗而迁变、更动,并渗杂了某特定种族的知见及修法在其中的「佛法」。如此的「佛法」,对他们来说,唯一共通之处仅是一个方便辨识的名称罢了。

 

目前我们面对两种挑战:其一,我们在强调与不同文化背景的法友们结缘的重要性时,必须小心防τ,避免自我落入一种佛教族群优越感的偏见中。其二,我们要不断肯定地提醒自己,我们的佛性,才是我们修行佛法、了解佛法的真正原动力。人人都具有相同的佛性,这也才是我们生命真正究竟归依处,能令人满意的人生意义,也源於此处。

 

最後,我们应该提醒自己,就是那些偏狭的知见--局限於某种特定族群的所谓佛法--把我们跟自性本具的真正佛性给隔离开了。

 

「法界佛教总会」这个名称,正好可以提醒我们,任何的团体,只要他的成员(宗旨)没有将法界一切众生包含在内,都仅能算是一种偏狭的执着,而不是真正符合佛法的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