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互依存与自心本性

 

 

 

易象乾博士 (Dr Ron Epstein) 讲於万佛城道源堂,汉堡加州大学学生访问团「佛教与社会事业座谈会」,200133日星期六晚

 

 

 

吕黛丽中译

 

 

 

    许多人不认同寺院的生活方式,总认为和尚及尼师们自私地从世间抽身隐遁。然而,佛教的寺院和天主教修道院的生活模式并不一样,有些方面甚至截然不同。释迦牟尼佛,也就是历史上所记载的佛陀,他当时在古印度所设的佛教僧团,非常强调与在家人互相依存的关系。依传统讲,佛教的和尚,不同於隐居在修道院中的修士;前者四处行脚,每日出外托钵乞食,与佛教徒及非佛教徒经常保持接触,并依靠他们取得基本生活所需;他们接受在家人衣食、医药的供养,以说法回报,并任其精神导师。在家人则经常沐浴在佛陀及其证悟的弟子们的慈悲、智慧光明中,无形中受到莫大的利益。

 

佛陀住世期间印度并不宁静,分成许多小国,彼此常争战,佛陀及弟子们有时也试着止息这些战争。其中一则有名的公案,发生於两个为争水源使用权而交战,正当两军严阵以待准备交战时,佛陀走入中间坐那儿。双方各派使者前去劝退佛陀,他们说,「尊贵的佛陀,请求您离开这儿,我们才能开战。」佛陀为他们开示,让他们反观自心,了悟人的生命比水源更珍贵,为争取水源而牺牲那麽多人命,是非常愚痴的行为。这一场争端於是以和平方式解决了。当然,即使是佛陀,也未必每一次都调停成功,有时众生的恶业太过深重,即使佛陀也无法制止。

 

佛教的理论是,我们的真性和那些已经完全证悟的佛并没有两样,都具足了平等的慈悲及圆满的智慧,我们所需要的就是随顺真心。从佛陀眼中看来,所有世间上的问题,追根究底就是因为我们没有随顺真心--真正的自己。通往觉悟之道的第一步,就是要平等尊敬一切众生,就跟我们一样,一切众生皆堪做佛。想要有效解除社会问题,就要从尊重生命,不伤害众生开始。万佛圣城的六大宗旨,第一条就是「不争」,待人处事时,绝对不要与人发生争执。世上真有什麽东西值得我们去争的吗?社会运动的一个问题就是,运动的支持者忘了那些与他们不同阵线的人,并不是他们的敌人。无论对方所持的观点如何,不论他们参与的活动多麽可怕,他们还是一样有佛性的。如果我们把他们视为敌人,那又怎能够有效地跟他们协调呢?我们应该将努力的重点,放在发掘他们内在慈悲智慧的种籽,并滋养这些种籽,这才比较有帮助。这样一来,我们在帮助对方去除无明的同时,也克服了自己内在的无明。对於自己的真性一无所知,就是一切社会问题发生的根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