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公上人传法西方

 

易象乾(果容)文

 

奠下基础

 

一、上人西来初意

 

上人的远见,广大如法界,他广度众生,不问国籍、种族、宗教、背景,也不问人与非人。但是上人今生与中国、美国这两个国家特别有缘,虽然他大部分的弟子都是中国人,但後人所记得他的,恐怕是他把佛教带到西方的事业。

 

上人的生平,自中国东北开始,在他十多二十岁时,为母亲庐墓三年,以尽孝行。那时他已是沙弥,用高粱杆子在墓旁搭了一个茅棚,就坐那儿打坐。一日,上人看见中国禅宗的六祖惠能大师,来谈话许久,对上人说:

 

将来你会到美国,五宗会分成十宗,你所遇的人,无量无边,教化众生多如恒河沙,不可悉数,这是佛教在西方真正的开始。

 

六祖给了上人这些话,又告诉上人以後应该到西方去弘扬佛法。在上人送六祖离开後,才想起六祖许久以前(西元七一三年)已入涅盘。

 

上人除了从六祖那儿,得知以後自己会到西方去弘扬佛法之外,在一九四九年去香港之前,极少和西方接触,到香港後才正式和西方人有所接触。

 

传法予上人的虚云老禅师(西元一八四○至一九五九年)入涅盘时,上人为其主持大般涅盘法会。之後,觉得到西方传法的机缘已成熟了,那时上人有的弟子已赴西方去留学。

 

一九六○年,上人赴澳洲考察佛法机缘,他在那儿待了十分艰难的一年,便回香港稍留。一九五八年时,香港的弟子便已在三藩市成立了佛教讲堂分部,上人应美国弟子之邀,於一九六二年初起身赴美。在中国城这一小讲堂中,上人讲了《阿弥陀经》。在这段期间,对禅有兴趣的一些美国人前来参访上人,其中包括三藩市禅坐中心前任主持人理查 _贝克。

 

同年秋,正值美国古巴危机,上人因住美国受益,故思报恩,并见及古巴如果装置了飞弹所可能引起的灾害,故绝食三十五天,只饮水,并οδ向功德,以期结束危机。

 

二、墓中僧时期

 

一九六三年,因为有些弟子对法不恭敬,上人离开中国城,并将佛教讲堂迁至日本城边缘,沙特街与韦伯街转角处的一幢楼房的第一层。上人在此开始隐居至一九六八年,自称「墓中僧」,并作诗为志:

 

各位今遇墓中僧上无日月下无灯

 

烦恼菩提冰是水生死涅盘色即空

 

放下攀缘离诸妄歇止狂心觉圆融

 

悟得自性光明藏原来报身即法身

 

就在上述的地点,上人开始与对打坐有兴趣的美国青年常常接触,有的人天天来,共同坐禅时间是每天下午七至八时。有些美国青年也来听他讲经,上人讲了《阿弥陀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心经非χκ颂解》、《永嘉大师证道歌》和部份《法华经》。

 

一九六七年,上人将佛教讲堂搬回中国城天后庙--这是美国最早的一座庙,在这里上人讲了七佛传法偈及《法华经》〈普门品〉。

 

一九六八年农历年时,上人对一些人宣布了两件要紧的事:第一件,上人预言那年美国佛教的莲花会开放,时尚无任何美国青年会投身佛教的迹象。

 

第二桩事是上人注意到,当时团体中有许多人很害怕那年春天会有地震,所以上人宣布只要他住在三藩市,他就不准三藩市地震造成伤害或死亡。此後每个农历年,上人都重申他这个愿;一九八九年当三藩市地震时,上人正是离开美国,身在χκ湾时。

 

一九六八年春天,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一

 

群学生写信给上人,请求上人到西雅图来主持一星期的禅七。上人教弟子南西ιμ僭饮g信给另一位弟子易象乾,让他转告这群学生,上人不能来西雅图。因为他如果离开三藩市,三藩市就会有地震,所以上人建议他们到三藩市佛教讲堂来。这群学生来了,就在那年春天打了一个佛七和一个禅七,大约有三十人参加。

 

三、一九六八年

 

楞严暑期经讲修班

 

那年春天佛七及禅七法会结束时,上人对几位参加法会的人建议,在暑假时间举行一个三个月的讲修班,大约有三十个人决定来参加。在这九十八天的暑期班,上人每天讲解《楞严经》二次,在近结束时,每天讲三次,甚至四次。这次的讲习班是开放给大众的,每天早上六点开始,晚间九点正式结束。除了讲经之外,讲修班课程包括打坐、研究、讨论,所以时间是很紧凑的。

 

虽然当时参加的人年岁、背景都不同,但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美国大学生,或者是二十多岁或近三十岁,没有学过什麽佛法,有一些在大学或研究所里学过佛学,有少数几个人曾试过打坐。也有几个人懂点中文的,就当翻译,开始的时候很生疏,後来就很流利了。

 

有几件事情值得一书。一件是那时打了两次三皈依,那些常来的人都正式成了上人的弟子;当时又传了一次戒,大部分的人都受了戒。有的受了五戒,有的受了十重四十八轻的菩萨戒,有的受了五戒中的几条戒。有一位还出家发了沙弥所发的愿。那年夏天,上人的教化特别注重以戒律为灵性生活的基础,上人藉此对治当时吸毒滥交的文化趋向。

 

四、五位美国人发心出家

 

不久之後,又有四位美国人发心出家,其中三位是暑期讲修班的学生。一九六九年,这三男二女五位出家人,在χκ湾基隆海会寺受具足戒,成为最初的五位美国出家人。三位比丘名为恒谦、恒静、恒授,二位比丘尼为恒隐、恒持。

 

五、上人对美国佛教的计划

 

在有了美国僧团之後,上人就开始了在美建立佛教之庞大计划。上人曾解释他一生有三个工作重心:(一)将正法佛教带到西方,并建立正法僧团。(二)将三藏十二部佛经译成英文及其他语言。(三)成立大中小学校,提倡正确的教育。

 

在西方成立僧团

 

一、於西方第一次传戒

 

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在上人座下出家,一九七二年,上人决定在金山禅寺传授西方首次正式的三坛大戒。上人邀请了高僧大德在戒坛上一起传戒。戒子包括五男一女,以後又於一九七六年、一九七九年、一九八二年、一九八九年、一九九一年、一九九二年,於万佛城传授三坛大戒,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具足戒。世界各地大约有二百多人曾在上人座下受具足戒。

 

二、上人为改革家

 

上人决心将正确道地的佛教传到西方来,对於不让西方佛教受中国佛教普遍腐败的感染,上人都很敢讲话。上人虽然鼓励弟子们学旧传统,但也教他们小心不要将文化的外衣及愚昧的迷信,当做真的法,他鼓励弟子们了解古时修行法的道理所在。

 

上人所做的改革有:恢复佛制,僧人披袈裟,以现僧相。又强调佛制过午不食,佛本身日中一食,上人以身作则,并教弟子们跟上人随佛行,夜不倒单。早期在三藩市中国城天后庙时期,有些弟子为了训练自己夜不倒单,曾在街上检回人丢弃了的货柜箱,大小恰当,略为改装,即可在晚上坐进去,使盘着的腿不致散开。上人也批评现代中国在家居士,同时皈依数位师父,上人本人不接受其他法师的皈依弟子。

 

有些弟子最初亲近上人及佛教,是因为对感应及神通有兴趣,这些人有很多想了解自己所具有的神奇感应。而那些有神通的,自然更愿意亲近上人。上人看清了美国文化追求神通感应的趋向将带来的危害,常常强调这些境界是修行过程中的现象。若认识不清,则会带来很大的危险。上人教导大家佛寺规矩中戒禁示现神通,并解说神通不表示智慧,有神通也并不一定品行就端正。

 

一般来讲,上人很注重弟子随他出家的动机清净与否。因为不愿见美国僧团受动机不正、别具目的出家人染污,所以上人为其寺院定了以下家风:

 

冻死不攀缘,饿死不化缘,穷死不求缘,

 

随缘不变,不变随缘,抱定我们三大宗旨。

 

舍命为佛事,造命为本事,正命为僧事,

 

即事明理,明理即事,推行祖师一脉心传。

 

此外上人又为其出家、在家四众弟子,定下了六大宗旨,这也是他自己一生所遵守的行为准则:不争、不贪、不求、不自私、不自利、不打妄语。

 

上人在佛教中,为了弥补分裂已二千的南北传僧团所作的努力,更是不平常。他邀请知名的南传比丘一起传戒,举办座谈会商讨如何解决差异。

 

四、中美佛教总会及

 

法界佛教总会之成立

 

上人认为中国正法寺院衰败的现象之一,就是丛林趋向小精舍,只有一、二位和尚,或和尚尼独居,随心所欲行事。为了不让这种懈怠风气侵蚀到西方来。上人想将所有僧众及居士们联合在一个组织之下,一方面可以维持僧众统一清净的行持标准;再方向也可以防止人不做个别供养,而应供养全僧团。因为美国弟子越来越多,也为了加强中央系统组织,上人於一九六八年,将佛教讲堂扩张为中美佛教总会成为法人组织,当总会的国际成员增多时,又於一九八四年正式将总会之名称改为法界佛教总会。

 

 

 

五、上人在西方成立的寺庙

 

由於有大量美国人投入学习佛法,天后庙很快就容纳不下了。所以於一九七○年,总会迁入一幢改装过的三层楼房,成立了金山禅寺。一九七六年又成立万佛圣城,这个地方座落在北加州妙觉山下,占地五百英亩。其他上人建立的寺庙精舍有:加州洛杉矶的金轮圣寺、长堤的长堤圣寺、温哥华的金佛圣寺、西雅图的金峰圣寺、卡哥利的华严圣寺、柏克莱的世界宗教学术研究院、加州柏林根的法界佛教总会总办事处及国际译经学院。

 

说法及佛经翻译

 

一、上人的教化

 

回想起来,上人为教化西方而付出的努力,其精进度、深度、广度,实在是难以想像的。在早期教化西方人时,几乎没有帮手,上人自己作饭,并教弟子学习煮饭,教弟子打坐,且还并自己陪着坐。又讲佛教故事逗他们欢喜,教他们基本佛法和佛教仪规,教中文及中国书法,又教清净的佛教生活方式。

 

他的西方弟子们,逐渐能在行解两方面都有所进步时,上人仍旧一点都不松懈。不但还天天讲经,并且还上别的课。上人讲过四部大乘经典:《楞严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华严经》及部分《涅盘经》,也讲了《心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六祖坛经》、《地藏经》、《证道歌》及其他一切佛教典籍。

 

上人也训练了好一些翻译人才,也亲自教过许多弟子如何讲经。为了训练弟子,差不多在所有正式的课堂上,上人总是让弟子们有机会先讲了,最後自己才讲。

 

上人的教授方法,包括每年的讲经及修行法会。仿照当初楞严经讲修班的方式,订下禅七及佛七的精进标准,打七期间并时常开示;又解释佛法中忏悔的重要性,鼓励拜〈大悲忏〉、〈万佛忏〉和其他的拜忏。

 

许多上人最重要的教诲,是在正式说法场合之外说的。对上人来说,每一种情形都是教人的机会。不论受教的人是不是他的正式弟子,每次与人相会时,不论对方是自己的弟子或是政治人物、房地产经纪人,上人都是帮助人明白他们的毛病,帮助他们改过,帮助他们发展自己本具的智慧。处在任何情形之下,上人对人总是很坦诚、很直接、很老实的。上至总统,下至小孩,他都平等看视。所做的一切事,都是为利益他人,从不为自己。

 

二、风尘仆仆弘法西方

 

只要有人以恭敬心来求法,不管在什麽时候也不管到什麽地方,即使会伤害自己身体健康,上人也从不推拒。除了不停地往返於美加两国,及几次赴亚洲国家说法之外,上人还到过南美洲及欧洲弘法。

 

一九七三年,上人远赴南美洲的巴西、阿根廷、巴拉圭说法。其主要目的,在於与当地居士结结缘。所以在当地时,上人花许多时间念〈大悲咒〉,οδ向功德给当地人民。

 

一九九○年应欧洲国家佛教徒之邀,上人带领国际弘法团赴欧洲说法。当时上人已抱病在身,明知这样费力的事会要命,但还是认为法比自己的命更重要而去了。那次所到的国家有英国、法国、比利时、德国、波兰。

 

三、佛经翻译委员会及金刚菩提海

 

一九七○年,上人成立佛经翻译委员会,准备将全部佛经翻译成英文及其他西方语文。上人深知要西方人了解佛法,并进而修行,最基本的是要将佛经正确地译成英文,并加以能懂易解的注释。现在佛经翻译委员会已翻译出版了超过一百部书,翻译工作现仍持续中,许多书并有上人的注释。

 

同年上人也创办了《万佛城金刚菩提海》,这是一本正法佛教的月刊,至今仍每月出版。最初刊物是以英文出版,现以中英双语对照出版。

 

 

 

提倡教育

 

上人认为中国佛教弱点之一,是不重视教育,没能普遍建立佛教学校及大学。为了补救这种情形,上人在西方创办了法界佛教大学、中小学,并设置奖学金给清寒学生。

 

上人教我们教育是最好的国防,并在小学提倡孝道,中学提倡忠心爱国,在大学提倡学生不仅学习专业技能,并且要发展利益世界、匹夫有责的责任感。

 

上人以教育革新来平衡固有的传统,并时时想出新的方法来开发我们本有的智慧。例如上人自己就写了几首英文歌,并且还教弟子们用这个方法,来教授佛法。

 

一、法界佛教大学

 

一九七六年上人创办法界佛教大学,校本部在万佛圣城,其目的在以阐扬佛教、培养直心、利益社会、开悟众生,来教育世界上所有的人。法大现今设有佛学修持系、佛经翻译系、佛学教育系、中国语文研究系等大学部及研究院,上人在最後的遗训中也特别提到,要实行他对法大的远见。

 

法大自成立以来,许多美国知名的大学教授包括Edwaconz, P. Jaini, David Rugg, Hnry Rosmont, Jr Jacob Ndllman 等等曾来向上人致敬,并听取上人的教导;另外上人也曾应邀前往史丹福大学、柏克莱加州大学、戴维斯加州大学、夏威夷大学、旧金山州立大学等校讲演。

 

二、僧伽居士训练班

 

一九八二年,上人创办了僧伽训练班及居士训练班。居士训练班训练在家居士,在寺院中学习佛法及修持,以戒律为重。僧伽训练班注重宗教修持、寺院生活训练和寺院管理。这两个训练班里,为法总训练了一些能力卓越的人才。

 

三、育良小学及培德中学

 

一九七六年三藩市市参事卡洛πΧ西活向上人建议成立育良小学,学校为了培植儿童的善功德,逐步发展成立了一所内容素质两者都充实优越的教育机构。课程兼顾中英双语,教授中西文化传统。初办时校长倪氏(果参)及教师们在三藩市华盛顿街国际译经院地下室授课,学校於一九七八年迁至万佛圣城。一九八○年培德中学成立,中小学男女分校授课。

 

四、上人教化不分教别

 

上人常说「佛教」一词,将佛陀的教化弄得太狭窄了,因此常将佛陀的教化称为众生教。上人批评佛教的分门别户,不合佛法,认为信众不应该执着教内宗派之分别;又主张各宗教之间应互相截长补短。为切实实行起见,上人率先邀请自己的好友πΓ��πΓ��χκ湾天主教的于斌枢机主教,於万佛圣城共同成立世界宗教中心,并请于斌枢机为主任。上人建议于斌枢机做「天主教中的佛教徒」,并自居为「佛教中的天主教徒」。不幸于枢机早逝,使此宗教中心之成立延後至一九九四年,才於柏克莱成立世界宗教学院研究院。

 

一九八七年,上人并指导法界佛教大学於万佛圣城主办世界宗教会议。同年,并於柏克莱第三次国际佛教、基督教交谈会发表演讲。上人也曾应三藩市慈恩天主教堂之请讲赞词。一九八九年,上人应邀至宾州盆铎山庄基督教教友会中心讲学。一九九二年,上人应邀於加州奥立玛吠陀教修行中心演讲。还有值得一提的是,上人与加州汉堡大学天主教驻校神父罗吉斯神父交谊甚笃,持久不断。

 

上人给予西方

 

永垂不朽的遗产

 

上人一生谦恭无我,无缘大慈,为了解除众生因无明愚痴所障而不能见性,教化众生,奋不顾身。为带给众生和平,增进人类互相之间的和谐,异类之间的和谐,宗教、国家之间的和谐,上人在不同层次上,不断努力。虽然上人的任务是遍法界的,但此文简短,只能就上人对西方佛教所做的贡献,作一扼要的简述。

 

当禅宗第一代祖师菩提达摩尊者,初来中国时,虽然佛教已传入中国数百年,但中国人对佛法的要义仍是模糊不清,真伪不辨,不明佛法的表里。达摩尊者澄清了佛法的真义,明心见性,直证菩提。佛法传入西方一百年之後,上人西渡,正值西方对佛法有心研习,但困惑不明之时。上人教导只有在拥有健全清净僧团的国家,佛教才能兴盛,所以上人重兴僧团制度,注重出家、在家两众戒律之精严。上人了解西方人实事求是的精神,并传承达摩尊者流传下来的精神,提倡正确精进禅坐,以直接亲自印证佛教的真正教义。上人又鉴於一般人对佛教广泛的误解,於讲解主要佛经时,总以简单明了的方法,将经中真义与现代实际生活连接起来。并将其讲解译成英文,以方便西方读者。上人最後决定驻锡西方以行教化,即在便於从日常生活中以身作则,示现佛教真义,因此而感动了无数西方人,教化了西方人,播下了菩提(觉悟)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