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類的未來

宣公上人開示於一九八五年二月九日溫哥華

 

編按﹕本文錄音帶缺失,由溫哥華孫果鈺居士按當時的英譯文稿轉譯成中文。

 

    在現今科技與物質文明都這麼發達的時代裡,我們該得好好想一想,並問問自己,這可是個適於人居的好時候。科技使人生活得到改善,人當然認為它是好的,可我們也得明白俗語所謂「樂極生悲的道理。即科學進步雖是好事,不過好事反而也會招來禍事,眼前電視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。我知道有人會反對我對電視的評語,而說﹕「法師,你怎麼愈活愈回去了呢?你真是個老骨董啊!你太趕不上時代了。」雖然如此,我還是認為電視對人的生活確實構成了威脅,你可知道,它簡直就是一個食人魔。看看現在的孩子吧,他們不做功課,只會坐在電視機前面,眼睛巴著銀幕,由著電視把他們的精氣神給一點一點地吸光榨乾。像這樣的孩子就跟死了沒兩樣,因為他們已經不懂得怎樣學習做一個好人,只知道看電視。

    那麼電視到底教了孩子什麼呢?就是一切你所能想得出的各種奇怪而顛倒的行徑;他們很少從電視上學到有價值的東西,反而是對那一些邪惡有害的東西,一教便會。這樣一來,不出多久,他們就學遍一切人所能幹得出來的壞事了。

    在電視尚未發明以前,這個食人魔是收音機,它也會吸乾人的精氣神。在收音機流行的時代,人的耳朵老是黏著收音機,把什麼都給忘了,忘了吃,忘了睡,忘了日常生活的一切事情,現在電視也把我們迷到不知何去何從的地步了。

    接續電視而來的是電腦,中文把它翻譯成電腦,那麼以後應該還會有電眼、電耳、電舌頭、電鼻子、電身體……,無論這六種器官中的哪一個,都可以隨我們的意思給模造出來,就像錄音機,再通上電就成了。從此,眼、耳、 鼻、舌、身、意都將電腦化,甚至連「意」也會和「萬事通電腦記憶銀行」搭上線。這是個當人的好時期嗎?絕對不是

,這正是人類史上的黑暗時期。

    生在這個愚癡的時代,人的智慧都給物質偷走了,沒有一個人真正稱得上有智慧,因為我們的自性光明全被物質蒙蔽了。而且,一旦我們以物質代替智慧,人將變得呆滯遲鈍,像白癡一樣。那個時代,智慧不見了,人都不做有益的事。你們要切記我說的,將來的人會退化成廢物!你說這個問題嚴不嚴重?你們再注意看,過不了多久人將會變得毫無用處的。

    舉例來說,現在正有一班不道德的科學家在那裡絞盡腦汁,儘發明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你要說那個東西是個人嘛,那不是真正的人;你要說那它是動物囉?它也不是真正的動物。這些人玩的是把人的遺傳基因移植到動物體,把動物基因移植到人身上,這種基因互換的把戲。於是在人與動物基因互相交流的情況下,就產生了各式各樣的突變種。按照目前這個時代,人一出生很可能就長了犄角,或是長長的象鼻子。依我看,一個人要是長了像大象一樣的長鼻子,簡直就是怪物,哪還算是人?可現在這些畸型和突變全有發生的可能。

    再說,今天的科技已經發展到難以控制的局面了,接下來的兩百年,電話之類的東西會全部被淘汰掉,電視和電腦自然也會消失不見。因為那時候,人的身體會自動配備了這些機具和它的功能。若想跟某人聯絡,不需要撥電話或撳動任何按鍵,只消從裝在自己體內的電話機,把對方的號碼發射出去,接收天線就裝在眉毛或頭髮裡;也有同樣配備的對方就會收到這通電話﹕「哈囉,早安!」你看,比起電話,這方便多了!

     關於這點,有人可能會這麼想﹕「法師,你所說的簡直像天方夜譚嘛!」那好,我問你,你可想過若是五百年前,你對人說「五百年內,就會發明飛機、電視、收音機等等」,會有多少人相信?大家不當你是瘋子才怪。可現在這些東西多普遍,到處都看得見!

    為什麼一開始我就提這個問題呢?因為我們該知道,科學的進步和物質的便利,對人來說,其實並不是好處。它的好處是有漏的、不究竟的,而智慧才能究竟圓滿地利益整個世界。以道德做為前導的思想和意念,才會對所有的人有益而無害。像佛陀的「四無量心」--慈、悲、喜、捨,就是完完全全地利益眾生的。唯有把心念紮根在「 四無量心」 上,我們就可以使科學反過來為我們所用。你們聽了不要害怕,就是以後我們會忘記人的基本相貌。譬如我們現在這個身體,將來的人會一絲都想不起來人原先是長得什麼樣子,因為到那時,人都長得像動物一樣了。我不是在罵人,我這個預言是非常冷酷的事實。

    這個世界總是照著一定的規則在做變化的﹕好到極點了,就變壞;惡到極點了,就轉好。人窮到極點會突然致富;富人也常在一夜間蕩盡家財。我們在剛出生的時候,還只是個小嬰兒,然後長大、老了、病了、死了;出生和死亡,在這個世界不停地交替循環,這也就是進步到極點,然後遷變毀滅的過程。我們若能徹底了悟這種自然規律,就不會對發財的事那麼熱衷了;而且在失財的時候,也能以這兩句話來看待事情:「君子安貧守道;小人唯利是圖。」

所以在這麼一個不正常的時代中,我們不要隨波逐流,忘了我們身為人的意義在哪裡。我們一定要切記,人來這個世界的根本用意是什麼。說到人生的意義,老實說,萬佛聖城的六大宗旨是我一生中所做的做最有價值的事。

    第一條是「不爭」,這個標準可不是單方面的。我跟誰都不作戰;不管你批評我什麼,我一律毫無保留的接受。你想叫我什麼都可以,小貓?好,我就是小貓;叫我是狗?沒關係,我就是狗。隨便你想讓我當什麼,我就是什麼。你看我是佛?我就是佛;你看我是菩薩?我就是菩薩。「一切唯心造」,我就是你心念的投射。

我自己這兒呢?對於怎麼當一個人,我是有自己的原則和看法的。什麼原則、看法呢?就是不管對方是誰,我都不和他爭。憑你歡喜怎樣稱呼我,我都可以接受,反正我絕不和人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二條是「不貪」,屬於你的東西,我不想要;然而任何屬於我的東西,你若想要,我都可以割捨出去。我的這個佈施,不同於有種傳統的出家人,他只知道貪心地要人家「佈施、佈施、佈施」,嘴巴上還老掛著這樣的口頭禪﹕「出家人,不貪財;不過,財當然是愈多愈好嘛!」 通常人總是希望別人佈施給自己,可是這個和尚對於這種佈施不感興趣。這樣的態度不對,我們應該避免。

    第三是「不求」,就是不要處心積慮地拼命想發財。世上的人常常為了利而鬥得你死我活,倘若我們明白不求的道理,少欲知足,就不會和人起衝突了。誰要是領悟了這一點,他就真正瞭解了六大宗旨。

為何人要不求呢?因為不求,我們就不會那麼自私了。因為有自私,人才會有所求。當利己的私心一去除,所求的理由便不復存在,人就不會只顧追求自己的利益了。再來是「不自私」和「不自利」,這兩者在六大宗旨中是有連帶關係的;若要「不自私」,先得「不自利」,所以「不自私」和「不自利」兩者雖然聽起來很類似,但之間還是有些區別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後一條是「不妄語。會打妄語是出於害怕,害怕自己的利益失去。是乎受到這個害怕心理的驅使,他就去批評別人:「你們全都錯了,只有我才是對的。」 為什麼他會這麼認為呢?因為他怕他的利益讓人得去了。而那些不把自身利益放在心上的人,就沒有打妄語的必要。總而言之,費心編派謊言去自欺欺人,你說值得嗎?

你若真正了解這六大宗旨的涵意,就會知道它所代表的正是做人的原則;你若不懂六大宗旨,在這麼一個瘋狂的時代裡,你的所作所為將無法從你爭我奪的惡性競爭中超拔出來。你一旦和這種壞風氣同流合污了,就會變成一個瘋子,追隨你的人也是像你一樣的下場。

    這些就是今天我想告訴你們的事。我希望在座的年輕人,聽了我所說的以後,千萬不要變成我前面說的瘋子;在座的年長者,從此更要努力保持自己心智的清明;在座的小孩呢,也要和大人一起學著不要變得瘋狂。那我就會這麼說﹕「Everything’s okay, no problem(怎地都好;一切沒說)」在這裡還有一點我想講講,就是當你聽到我把電視、收音機、電腦,叫做食人魔的時候,可不要害怕啊,我的用意主要是希望你們能清楚這些東西原是做什麼用的。你們若是了解這一點,這些電子產品就會喪失它們操控人的魔力;但若你被它迷惑了,它就會反過來駕馭你。

見到美女的反應也和前面的道理差不多,若你看了美女一眼,就被她迷得神魂顛倒,就表示你被色魔給吸走了。見到錢就迷,那你就讓財魔附身了;若是你有想要大大出名的念頭,就是遭到名聞魔的魔考;若是你迷戀食物的好味道,即使你覺得只是在享用一道可口的菜餚而已,然而事實上,你已經被食物所控制了,食物毀了你的靈性和法身慧命,只留下一個空殼子的你。若是這個睡,弄得你迷迷糊糊了好幾百年,終於睡醒了,你一看手錶,哦,中午了,翻個身,你繼續又睡。這樣子,你就是上了睡魔的當了。你們懂得這點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