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公上人傳法西方

 

易象乾(果容)文

 

奠下基礎

 

一、上人西來初意

 

上人的遠見,廣大如法界,他廣度眾生,不問國籍、種族、宗教、背景,也不問人與非人。但是上人今生與中國、美國這兩個國家特別有緣,雖然他大部分的弟子都是中國人,但後人所記得他的,恐怕是他把佛教帶到西方的事業。

上人的生平,自中國東北開始,在他十多二十歲時,為母親廬墓三年,以盡孝行。那時他已是沙彌,用高粱桿子在墓旁搭了一個茅棚,就坐那兒打坐。一日,上人看見中國禪宗的六祖惠能大師,來談話許久,對上人說:

 

將來你會到美國,五宗會分成十宗,你所遇的人,無量無邊,教化眾生多如恆河沙,不可悉數,這是佛教在西方真正的開始。

 

六祖給了上人這些話,又告訴上人以後應該到西方去弘揚佛法。在上人送六祖離開後,才想起六祖許久以前(西元七一三年)已涅槃。

上人除了從六祖那兒,得知以後自己會到西方去弘揚佛法之外,在一九四九年去香港之前,極少和西方接觸,到香港後才正式和西方人有所接觸。

傳法予上人的虛雲老禪師(西元一八四○至一九五九年)涅槃時,上人為其主持大般涅槃法會。之後,覺得到西方傳法的機緣已成熟了,那時上人有的弟子已赴西方去留學。

一九六○年,上人赴澳洲考察佛法機緣,他在那兒待了十分艱難的一年,便回香港稍留。一九五八年時,香港的弟子便已在三藩市成立了佛教講堂分部,上人應美國弟子之邀,於一九六二年初起身赴美。在中國城這一小講堂中,上人講了《阿彌陀經》。在這段期間,對禪有興趣的一些美國人前來參訪上人,其中包括三藩市禪坐中心前任主持人理查 _ 貝克。

同年秋,正值美國古巴危機,上人因住美國受益,故思報恩,並見及古巴如果裝置了飛彈所可能引起的災害,故絕食三十五天,只飲水,並迴向功德,以期結束危機。

 

二、墓中僧時期

 

一九六三年,因為有些弟子對法不恭敬,上人離開中國城,並將佛教講堂遷至日本城邊緣,沙特街與韋伯街轉角處的一幢樓房的第一層。上人在此開始隱居至一九六八年,自稱「墓中僧」,並作詩為誌:

 

各位今遇墓中僧 上無日月下無燈

煩惱菩提冰是水 生死涅槃色即空

放下攀緣離諸妄 歇止狂心覺圓融

悟得自性光明藏 原來報身即法身

 

就在上述的地點,上人開始與對打坐有興趣的美國青年常常接觸,有的人天天來,共同坐禪時間是每天下午七至八時。有些美國青年也來聽他講經,上人講了《阿彌陀經》、《金剛經》、《心經非臺頌解》、《永嘉大師證道歌》和部份《法華經》。

一九六七年,上人將佛教講堂搬回中國城天后廟--這是美國最早的一座廟,在這裡上人講了七佛傳法偈及《法華經》〈普門品〉。

一九六八年農曆年時,上人對一些人宣佈了兩件要緊的事:第一件,上人預言那年美國佛教的蓮花會開放,時尚無任何美國青年會投身佛教的跡象。

第二樁事是上人注意到,當時團體中有許多人很害怕那年春天會有地震,所以上人宣布只要他住在三藩市,他就不准三藩市地震造成傷害或死亡。此後每個農曆年,上人都重申他這個願;一九八九年當三藩市地震時,上人正是離開美國,身在臺灣時。

一九六八年春天,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一

群學生寫信給上人,請求上人到西雅圖來主持一星期的禪七。上人教弟子南西僭飲g信給另一位弟子易象乾,讓他轉告這群學生,上人不能來西雅圖。因為他如果離開三藩市,三藩市就會有地震,所以上人建議他們到三藩市佛教講堂來。這群學生來了,就在那年春天打了一個佛七和一個禪七,大約有三十人參加。

 

三、一九六八年

楞嚴暑期經講修班

 

那年春天佛七及禪七法會結束時,上人對幾位參加法會的人建議,在暑假時間舉行一個三個月的講修班,大約有三十個人決定來參加。在這九十八天的暑期班,上人每天講解《楞嚴經》二次,在近結束時,每天講三次,甚至四次。這次的講習班是開放給大眾的,每天早上六點開始,晚間九點正式結束。除了講經之外,講修班課程包括打坐、研究、討論,所以時間是很緊湊的。

雖然當時參加的人年歲、背景都不同,但大部分都是年輕的美國大學生,或者是二十多歲或近三十歲,沒有學過什麼佛法,有一些在大學或研究所裡學過佛學,有少數幾個人曾試過打坐。也有幾個人懂點中文的,就當翻譯,開始的時候很生疏,後來就很流利了。

有幾件事情值得一書。一件是那時打了兩次三皈依,那些常來的人都正式成了上人的弟子;當時又傳了一次戒,大部分的人都受了戒。有的受了五戒,有的受了十重四十八輕的菩薩戒,有的受了五戒中的幾條戒。有一位還出家發了沙彌所發的願。那年夏天,上人的教化特別注重以戒律為靈性生活的基礎,上人藉此對治當時吸毒濫交的文化趨向。

 

四、五位美國人發心出家

 

不久之後,又有四位美國人發心出家,其中三位是暑期講修班的學生。一九六九年,這三男二女五位出家人,在臺灣基隆海會寺受具足戒,成為最初的五位美國出家人。三位比丘名為恆謙、恆靜、恆授,二位比丘尼為恆隱、恆持。

 

五、上人對美國佛教的計劃

 

在有了美國僧團之後,上人就開始了在美建立佛教之龐大計劃。上人曾解釋他一生有三個工作重心:(一)將正法佛教帶到西方,並建立正法僧團。(二)將三藏十二部佛經譯成英文及其他語言。(三)成立大中小學校,提倡正確的教育。

 

在西方成立僧團

 

一、於西方第一次傳戒

 

因為越來越多的人要求在上人座下出家,一九七二年,上人決定在金山禪寺傳授西方首次正式的三壇大戒。上人邀請了高僧大德在戒壇上一起傳戒。戒子包括五男一女,以後又於一九七六年、一九七九年、一九八二年、一九八九年、一九九一年、一九九二年,於萬佛城傳授三壇大戒,有越來越多的人受具足戒。世界各地大約有二百多人曾在上人座下受具足戒。

 

二、上人為改革家

 

上人決心將正確道地的佛教傳到西方來,對於不讓西方佛教受中國佛教普遍腐敗的感染,上人都很敢講話。上人雖然鼓勵弟子們學舊傳統,但也教他們小心不要將文化的外衣及愚昧的迷信,當做真的法,他鼓勵弟子們瞭解古時修行法的道理所在。

上人所做的改革有:恢復佛制,僧人披袈裟,以現僧相。又強調佛制過午不食,佛本身日中一食,上人以身作則,並教弟子們跟上人隨佛行,夜不倒單。早期在三藩市中國城天后廟時期,有些弟子為了訓練自己夜不倒單,曾在街上檢回人丟棄了的貨櫃箱,大小恰當,略為改裝,即可在晚上坐進去,使盤著的腿不致散開。上人也批評現代中國在家居士,同時皈依數位師父,上人本人不接受其他法師的皈依弟子。

有些弟子最初親近上人及佛教,是因為對感應及神通有興趣,這些人有很多想瞭解自己所具有的神奇感應。而那些有神通的,自然更願意親近上人。上人看清了美國文化追求神通感應的趨向將帶來的危害,常常強調這些境界是修行過程中的現象。若認識不清,則會帶來很大的危險。上人教導大家佛寺規矩中戒禁示現神通,並解說神通不表示智慧,有神通也並不一定品行就端正。

一般來講,上人很注重弟子隨他出家的動機清淨與否。因為不願見美國僧團受動機不正、別具目的出家人染污,所以上人為其寺院定了以下家風:

 

凍死不攀緣,餓死不化緣,窮死不求緣,

隨緣不變,不變隨緣,抱定我們三大宗旨。

 

捨命為佛事,造命為本事,正命為僧事,

即事明理,明理即事,推行祖師一脈心傳。

 

此外上人又為其出家、在家四眾弟子,定下了六大宗旨,這也是他自己一生所遵守的行為準則:不爭、不貪、不求、不自私、不自利、不打妄語。

上人在佛教中,為了彌補分裂已二千的南北傳僧團所作的努力,更是不平常。他邀請知名的南傳比丘一起傳戒,舉辦座談會商討如何解決差異。

 

四、中美佛教總會及

法界佛教總會之成立

 

上人認為中國正法寺院衰敗的現象之一,就是叢林趨向小精舍,只有一、二位和尚,或和尚尼獨居,隨心所欲行事。為了不讓這種懈怠風氣侵蝕到西方來。上人想將所有僧眾及居士們聯合在一個組織之下,一方面可以維持僧眾統一清淨的行持標準;再方向也可以防止人不做個別供養,而應供養全僧團。因為美國弟子越來越多,也為了加強中央系統組織,上人於一九六八年,將佛教講堂擴張為中美佛教總會成為法人組織,當總會的國際成員增多時,又於一九八四年正式將總會之名稱改為法界佛教總會。

 

 

五、上人在西方成立的寺廟

 

由於有大量美國人投學習佛法,天后廟很快就容納不下了。所以於一九七○年,總會遷一幢改裝過的三層樓房,成立了金山禪寺。一九七六年又成立萬佛聖城,這個地方座落在北加州妙覺山下,佔地五百英畝。其他上人建立的寺廟精舍有:加州洛杉磯的金輪聖寺、長堤的長堤聖寺、溫哥華的金佛聖寺、西雅圖的金峰聖寺、卡哥利的華嚴聖寺、柏克萊的世界宗教學術研究院、加州柏林根的法界佛教總會總辦事處及國際譯經學院。

 

說法及佛經翻譯

 

一、上人的教化

 

回想起來,上人為教化西方而付出的努力,其精進度、深度、廣度,實在是難以想像的。在早期教化西方人時,幾乎沒有幫手,上人自己作飯,並教弟子學習煮飯,教弟子打坐,且還並自己陪著坐。又講佛教故事逗他們歡喜,教他們基本佛法和佛教儀規,教中文及中國書法,又教清淨的佛教生活方式。

他的西方弟子們,逐漸能在行解兩方面都有所進步時,上人仍舊一點都不鬆懈。不但還天天講經,並且還上別的課。上人講過四部大乘經典:《楞嚴經》、《法華經》、《華嚴經》及部分《涅槃經》,也講了《心經》、《金剛經》、《六祖壇經》、《地藏經》、《證道歌》及其他一切佛教典籍。

上人也訓練了好一些翻譯人才,也親自教過許多弟子如何講經。為了訓練弟子,差不多在所有正式的課堂上,上人總是讓弟子們有機會先講了,最後自己才講。

上人的教授方法,包括每年的講經及修行法會。仿照當初楞嚴經講修班的方式,訂下禪七及佛七的精進標準,打七期間並時常開示;又解釋佛法中懺悔的重要性,鼓勵拜〈大悲懺〉、〈萬佛懺〉和其他的拜懺。

許多上人最重要的教誨,是在正式說法場合之外說的。對上人來說,每一種情形都是教人的機會。不論受教的人是不是他的正式弟子,每次與人相會時,不論對方是自己的弟子或是政治人物、房地產經紀人,上人都是幫助人明白他們的毛病,幫助他們改過,幫助他們發展自己本具的智慧。處在任何情形之下,上人對人總是很坦誠、很直接、很老實的。上至總統,下至小孩,他都平等看視。所做的一切事,都是為利益他人,從不為自己。

 

二、風塵僕僕弘法西方

 

只要有人以恭敬心來求法,不管在什麼時候也不管到什麼地方,即使會傷害自己身體健康,上人也從不推拒。除了不停地往返於美加兩國,及幾次赴亞洲國家說法之外,上人還到過南美洲及歐洲弘法。

一九七三年,上人遠赴南美洲的巴西、阿根廷、巴拉圭說法。其主要目的,在於與當地居士結結緣。所以在當地時,上人花許多時間念〈大悲咒〉,迴向功德給當地人民。

一九九○年應歐洲國家佛教徒之邀,上人帶領國際弘法團赴歐洲說法。當時上人已抱病在身,明知這樣費力的事會要命,但還是認為法比自己的命更重要而去了。那次所到的國家有英國、法國、比利時、德國、波蘭。

 

三、佛經翻譯委員會及金剛菩提海

 

一九七○年,上人成立佛經翻譯委員會,準備將全部佛經翻譯成英文及其他西方語文。上人深知要西方人瞭解佛法,並進而修行,最基本的是要將佛經正確地譯成英文,並加以能懂易解的註釋。現在佛經翻譯委員會已翻譯出版了超過一百部書,翻譯工作現仍持續中,許多書並有上人的註釋。

同年上人也創辦了《萬佛城金剛菩提海》,這是一本正法佛教的月刊,至今仍每月出版。最初刊物是以英文出版,現以中英雙語對照出版。

 

 

提倡教育

 

上人認為中國佛教弱點之一,是不重視教育,沒能普遍建立佛教學校及大學。為了補救這種情形,上人在西方創辦了法界佛教大學、中小學,並設置獎學金給清寒學生。

上人教我們教育是最好的國防,並在小學提倡孝道,中學提倡忠心愛國,在大學提倡學生不僅學習專業技能,並且要發展利益世界、匹夫有責的責任感。

上人以教育革新來平衡固有的傳統,並時時想出新的方法來開發我們本有的智慧。例如上人自己就寫了幾首英文歌,並且還教弟子們用這個方法,來教授佛法。

 

一、法界佛教大學

 

一九七六年上人創辦法界佛教大學,校本部在萬佛聖城,其目的在以闡揚佛教、培養直心、利益社會、開悟眾生,來教育世界上所有的人。法大現今設有佛學修持系、佛經翻譯系、佛學教育系、中國語文研究系等大學部及研究院,上人在最後的遺訓中也特別提到,要實行他對法大的遠見。

法大自成立以來,許多美國知名的大學教授包括Edward Conze, P. Jaini, David Ruegg, Henry Rosemont, JrJacob Needleman 等等曾來向上人致敬,並聽取上人的教導;另外上人也曾應邀前往史丹福大學、柏克萊加州大學、戴維斯加州大學、夏威夷大學、舊金山州立大學等校講演。

 

二、僧伽居士訓練班

 

一九八二年,上人創辦了僧伽訓練班及居士訓練班。居士訓練班訓練在家居士,在寺院中學習佛法及修持,以戒律為重。僧伽訓練班注重宗教修持、寺院生活訓練和寺院管理。這兩個訓練班裡,為法總訓練了一些能力卓越的人才。

 

三、育良小學及培德中學

 

一九七六年三藩市市參事卡洛‧西活向上人建議成立育良小學,學校為了培植兒童的善功德,逐步發展成立了一所內容素質兩者都充實優越的教育機構。課程兼顧中英雙語,教授中西文化傳統。初辦時校長倪氏(果參)及教師們在三藩市華盛頓街國際譯經院地下室授課,學校於一九七八年遷至萬佛聖城。一九八○年培德中學成立,中小學男女分校授課。

 

四、上人教化不分教別

 

上人常說「佛教」一詞,將佛陀的教化弄得太狹窄了,因此常將佛陀的教化稱為眾生教。上人批評佛教的分門別戶,不合佛法,認為信眾不應該執著教內宗派之分別;又主張各宗教之間應互相截長補短。為切實實行起見,上人率先邀請自己的好友臺灣天主教的于斌樞機主教,於萬佛聖城共同成立世界宗教中心,並請于斌樞機為主任。上人建議于斌樞機做「天主教中的佛教徒」,並自居為「佛教中的天主教徒」。不幸于樞機早逝,使此宗教中心之成立延後至一九九四年,才於柏克萊成立世界宗教學院研究院。

一九八七年,上人並指導法界佛教大學於萬佛聖城主辦世界宗教會議。同年,並於柏克萊第三次國際佛教、基督教交談會發表演講。上人也曾應三藩市慈恩天主教堂之請講讚詞。一九八九年,上人應邀至賓州盆鐸山莊基督教教友會中心講學。一九九二年,上人應邀於加州奧立瑪吠陀教修行中心演講。還有值得一提的是,上人與加州漢堡大學天主教駐校神父羅吉斯神父交誼甚篤,持久不斷。

 

上人給予西方

永垂不朽的遺產

 

上人一生謙恭無我,無緣大慈,為了解除眾生因無明愚癡所障而不能見性,教化眾生,奮不顧身。為帶給眾生和平,增進人類互相之間的和諧,異類之間的和諧,宗教、國家之間的和諧,上人在不同層次上,不斷努力。雖然上人的任務是遍法界的,但此文簡短,只能就上人對西方佛教所做的貢獻,作一扼要的簡述。

當禪宗第一代祖師菩提達摩尊者,初來中國時,雖然佛教已傳中國數百年,但中國人對佛法的要義仍是模糊不清,真偽不辨,不明佛法的表裡。達摩尊者澄清了佛法的真義,明心見性,直證菩提。佛法傳西方一百年之後,上人西渡,正值西方對佛法有心研習,但困惑不明之時。上人教導只有在擁有健全清淨僧團的國家,佛教才能興盛,所以上人重興僧團制度,注重出家、在家兩眾戒律之精嚴。上人瞭解西方人實事求是的精神,並傳承達摩尊者流傳下來的精神,提倡正確精進禪坐,以直接親自印證佛教的真正教義。上人又鑒於一般人對佛教廣泛的誤解,於講解主要佛經時,總以簡單明瞭的方法,將經中真義與現代實際生活連接起來。並將其講解譯成英文,以方便西方讀者。上人最後決定駐錫西方以行教化,即在便於從日常生活中以身作則,示現佛教真義,因此而感動了無數西方人,教化了西方人,播下了菩提(覺悟)種。